收藏不能不講究文化品位

 書畫收藏知識     |      佚名

    收藏是玩出來的樂兒,誰都能玩,但要看怎么個玩法。

    前不久和一位收藏家朋友談起如今收藏界的種種亂象,特別是“文化”泛濫,那樂就大了,套用相聲語言說,收藏不叫收藏,要叫××文化,收藏展不叫收藏展,要叫××文化展。給人的感覺,什么門類的收藏品腦后都拖著一條辮子,酒瓶子有了酒瓶子文化,鞋拔子有了鞋拔子文化,及至最近,連賣翡翠的都辦起翡翠文化展。收藏與文化有關無可置疑,問題在于如何正確看待收藏與文化的利益關系。文化有助于藏品升值,如果僅僅因此而將兩者生拉硬扯地捏合在一起,逢藏必文,很容易令人打個問號,結果只能是硬給老物件貼上新商標,意思實在不大。

    收藏品多是一個具有文化內涵的載體,而非現成的文化價值,不能說誰的藏品越多文化層次就越高。在收藏成為投資新熱點的今天,有一個現象值得注意,即熱衷收藏的多,研究的少,有研究成果的更少,兩者脫節日益嚴重,長久下去,再好的收藏品也逃脫不了架上陳物的命運。對于認識的收藏家,我始終建議他們多拿出點兒精力來進行深入研究,讓藏品“活”的更體面。在這點上,我很推崇與我同辦公室的一位收藏家同事,好東西收藏了不少,收藏方面的書也出版了不少,除獲得國家圖書館大獎等不少獎項,還因為收藏與研究成果卓著,當選為魯迅博物館館員和北京收藏家協會副會長,對于什么是收藏文化也給出了自己的行為詮釋。

    收藏不能不講究文化品位,層次不同極易導致收藏目的有別,一是見好就收,越收越多,把家里弄得像個庫房;二是見好才藏,越藏越精,把家里弄得像個博物館。后者的好就好在不僅東西看著好,還能從收藏家嘴里聽到一個個好說道,令人念念不忘。正因為收與藏之間存在著價值取向問題,決定了文化品位更多來自于收藏導向與收藏者的鑒賞品味。我有個屬于第一代大漠石收藏家的朋友,對自己的奇石可謂珍愛有方,除了像一般奇石收藏家那樣精心配座、備架和命名外,他還專門為這些難得長相守的大漠精靈們出了書開了博客,目的在于使其收藏社會化,讓更多人欣賞到石文化造就的藝術魅力。在他看來,收藏家的社會責任感同樣是收藏文化的一種體現,我很贊同他的一句話:收藏當自重。

    時下收藏風正盛,加上投資價值的利益驅動,誰不收藏點兒什么似乎成了既無投資眼光又缺乏文化意識的表現。我曾問過一位不懂收藏但肯花錢的朋友,買了字畫干什么,他倒是坦誠無飾,玩笑似的來了一句:“我錢多、我收藏、我文化。”這使我聯想起當年暴發戶買書當文化擺設的時髦之風,時過境遷,其中的許多人早已成為企業家,不但讀書還讀出了名校文憑。因此,從積極的角度看,收藏界“文化”泛濫也說明了文化意識在提升,如能及時給予正確的引導,對于改變目前以藏論家的偏見并非毫無裨益。在這方面,我希望我們的收藏大家們多在收藏研究上下點兒功夫,通過自己的努力,變藏寶藏趣為藏史藏文化,為時代進步、民族發展服務,這才稱得上是有文化的收藏。(文/于海東)


    標簽收藏 講究 文化品位

    版權聲明: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僅作為參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果網站中圖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處理!


    上一篇:書畫收藏之“藏”的學問

    下一篇:漫議古代碑帖的收藏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