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歲日本設計師仲條正義辭世:永遠的“少年N”

 國際書畫藝術新聞動態     |      佚名

  澎湃新聞獲悉,2021年10月26日,日本設計師仲條正義因病于東京的家中逝世,享年88歲。

  回望其逾半個世紀的創作歷程,他幾乎涉足了所有設計領域,從平面到立體,從一本書到一個空間。2018年,仲條正義曾在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設計中心psD舉辦個展“飲&嘔吐,IN&OUT”,“我內心分外感慨,我想著這樣大型的展覽估計是自己最后一次展覽了。話雖如此,我有一個壞毛病,就是一旦擺脫疲勞,什么都不做的時候又會覺得心里發癢。當然,這有個前提就是自己必須還活著。”當時,仲條正義這樣說道,他自稱“少年N”,直至晚年,從未停止創作。

仲條正義于psD“飲&嘔吐 仲條正義設計展”現場,2018年
仲條正義于psD“飲&嘔吐 仲條正義設計展”現場,2018年

  1933年,仲條正義出生于東京,父親是一位木匠,還有一位比他年長5歲的哥哥。因為世界經濟危機的余波,一家人的生活捉襟見肘。后來更是由于戰爭爆發,全家被疏散到了千葉縣的小鎮。動蕩不安的時代與索然無味的小鎮生活,讓少年時期的仲條正義郁郁寡歡、憂心忡忡。

  進入高中后,仲條正義加入了繪畫社,他對繪畫產生了強烈的熱情,深受畢加索、馬蒂斯、梅原龍三郎以及安井曾太郎等東西方藝術流派的雙重影響。繪畫給他的生活帶來了刺激與動力,即便是在畫具與材料缺乏的環境中,他也堅持不懈地畫畫。后來,在高中老師的組織之下,仲條正義前往東京上野參觀美術館與東京藝術大學,這次參觀之旅讓他堅定了從事藝術的道路。

 《歡迎來日本》,1998年,海報,仲條正義 
《歡迎來日本》,1998年,海報,仲條正義
《歡迎來日本》,1998年,海報,仲條正義
《歡迎來日本》,1998年,海報,仲條正義

  仲條正義設計語言蘊含的濃厚繪畫性離不開其繪畫經歷。觀看他的設計作品,那些徒手勾勒的非標準化線條與幾何圖形帶來了強烈的沖擊感與原動力。

  1951年,仲條正義考上了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院,并搬回東京。此時的東京是日本平面設計戰后復興的中心地帶,在仲條正義考上東藝大的同一年,龜倉雄策、河野鷹思等設計師發起了“日本宣傳美術會”,并開始公開募集設計作品并舉辦展覽,給予了年輕設計師們嶄露頭角的機會。此外,1955年成立的“日本設計委員會”通過獎勵機制鼓勵日本原創設計,促進日本設計的文化自明。1960年,“世界設計大會”(World Design Conderence)在東京召開,將日本設計重新引向了世界的舞臺。

  身處于平面設計風起潮涌的時代,仲條正義感受到了設計的魅力,大三分專業時便選擇了平面設計。擁有繪畫功底與豐沛創意的他,在平面設計的領域大施拳腳,在大學期間就連續兩年獲得了日宣美展的鼓勵獎。

  東西方藝術流派與日本的平面設計浪潮對仲條正義產生了深刻的影響,這些影響在他擔任藝術總監時的《花椿》雜志里都能看到——在《花椿》中,你能看到跳躍的幾何圖案、原始的線條以及大膽的配色。這些元素讓雜志里的女孩們顯露出一種古怪的有趣。仲條曾說,“雜志弄得亂七八糟也沒關系,我就是喜歡那樣,太過漂亮反而無趣。”自1970年起,仲條正義開始正式擔任資生堂企業文化雜志《花椿》的藝術總監,憑借獨特的設計感和審美風格,這本雜志擁有了超出一般企業內刊的影響力。仲條正義的這份工作持續了整整四十年,“我從不儲存或拖延想法。在想法還十分新鮮而有活力的時候,我就會向他人提出,并努力使對方信服。過去四十年間的每個月我都如此工作,重復的過程使我越發聰明,并從經驗中汲取知識,避免做無用功。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打心底熱愛這份工作。”仲條正義在《花椿與仲條 Hanatsubaki 1968-2008》中寫道。

 《花椿》系列作品,仲條正義 
《花椿》系列作品,仲條正義
《花椿》系列作品,仲條正義
《花椿》系列作品,仲條正義
《花椿》系列作品,仲條正義
《花椿》系列作品,仲條正義
 《花椿》系列作品,psD“飲&嘔吐 仲條正義設計展”現場,2018年 
《花椿》系列作品,psD“飲&嘔吐 仲條正義設計展”現場,2018年

  在數十年設計生涯中,除了為《花椿》提供藝術和設計指導,仲條正義還負責松屋銀座、Wacoal Spiral 、東京都現代美術館、細見美術館的企業識別策劃。此外,他擔任了NHK電視臺教育頻道《從日語中游戲》節目解說題板的設計以及《生活手帖》雜志的封面插圖設計。仲條正義活躍于日本的平面設計界,并斬獲無數獎項與榮譽,包括ADC會員最高獎、TDC會員金獎、JAGDA龜倉雄策獎、毎日設計獎、日本宣傳獎山名獎、紫綬褒章、旭日小綬章等。同時,他擔任東京ADC會員、JAGDA會員、東京TDC副理事、TIS會員,以及日本女子美術大學客座教授等職務。

仲條正義,psD“飲&嘔吐 仲條正義設計展”開幕現場,2018年
條正義,psD“飲&嘔吐 仲條正義設計展”開幕現場,2018年

  2018年,仲條正義的個展在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設計中心psD舉行,展覽名稱“飲&嘔吐,IN&OUT”運用了中英文的諧音,看似怪異的背后,是他創作與人生的寫照:不停吸收,不停推翻,也不斷創造。他曾說,“為了讓這個看似漫長的過程不陷入無意義的重復,我不斷吸收知識,不斷變得聰明。我喜歡這份工作。為了防止形成慣例,每隔一年到三年的時間,我就會推翻一切,進行全新的改變。”此次展覽展出了2016年時,83歲高齡的仲條正義創作的“Mother & Others”系列。對于這組作品的名稱,“老頑童”仲條當時解釋說,把“M”從“MOTHER”里拿掉,就成了“OTHER”。仲條正義腦洞大開,在這組作品里表現了“母體”與“他者”之間令人捉摸不透的事物及它們的關系,而曖昧與混沌也是他在創作中一直追求的一種狀態。

抹著紅唇的仙人掌和它的“孩子”,圖片來源:銀座圖形畫廊
抹著紅唇的仙人掌和它的“孩子”,圖片來源:銀座圖形畫廊
“母親”的角色變成了“香蕉”,圖片來源:銀座圖形畫廊
“母親”的角色變成了“香蕉”,圖片來源:銀座圖形畫廊
仲條正義,飲&嘔吐:Mother and Others,2016,海報,1280x900mm,圖片來源:銀座圖形畫廊
仲條正義,飲&嘔吐:Mother and Others,2016,海報,1280x900mm,圖片來源:銀座圖形畫廊

  仲條正義時常自詡“少年N”。在其晚年的一次訪談中,他坦言自己雖然很喜歡去沖繩那樣溫暖的地方度假,但那種安逸享樂的生活不到一周就會讓他無法忍受,也無法在那樣的環境中工作。他一直堅信:“設計就是拼搏精神與少年之心。”也正是這種信條,促使他始終保持著不斷自我更新的設計理念與勇于挑戰未知的創作激情。

  “都說僧人‘業障’越深,成就越高。對于罪孽的自知性越高,或者說積惡越多的人越具備人性,最終才能成為‘人’,但并不會成為神或佛?!秶@異抄》中的惡人就是如此。我們這一行也是,相比起天賦之才綻放的絢麗之花,包裹在庸俗、丑陋、愚鈍中的我們或許才能引起更多的共鳴。也許,當那無法徹悟、尚不成熟的掙扎轉換為潛力之時,才是人性光芒的顯現。我已年過六旬,但也許活到一百歲才是‘小生’,還成不了像樣的人。”在《少年N》中,仲條正義這樣寫道。

 ?。ū疚恼碜?ldquo;煙囪PSA”微信公眾號以及澎湃新聞過往報道)



    標簽日本 辭世 88歲 設計師 仲條正義 永遠 少年N

    版權聲明: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僅作為參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果網站中圖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處理!


    上一篇:塞浦路斯:走近庫倫考古遺址

    下一篇:《魷魚游戲》的藝術和建筑:用“超現實”包裹荒誕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