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李可染與齊白石兩位大師人物畫成就被遮蔽一角|李可染|齊白石

 中國山水畫欣賞     |      佚名

  來源: 北京畫院公眾號

  面對20世紀的中國畫壇,齊白石與李可染是分列于前半葉與后半葉的兩座高山,當我們回首、直面這兩座高山時,常??吹降膬H是山的一面,而一座高山因擁有龐大的基礎、多面的支撐才生成了峰頂的巍峨之勢。因此,對齊白石與李可染的認識,我們要如古人觀察“造化”一樣,從山腳到山巔,從山陽到山陰,由多方面去感受方可了解。然而,人們也許太需要“符號化”的訴求,齊白石雖詩書畫印、工筆寫意、山水花鳥人物無所不能,但多以花鳥名世,李可染則索性被定義為中國山水畫大師。其實他們還有多方面的成就,只是被關注得相對較少,因此很多學者常會用“遮蔽”這個詞來加以形容,那么被遮蔽的部分是怎樣的?如兩位大師的水墨人物畫作品在他們的藝術以及美術史中是否有被遮蔽的價值,是本文所關心的。筆者有幸在2010年上半年參與了《北京畫院藏齊白石全集·人物卷》的編寫工作,讀到了北京畫院收藏的133件齊白石人物畫作品及圖稿,并在同年12月參與策劃了李可染人物畫作品展覽,得見40余幅來自各方的李可染水墨人物畫作品及相關資料。因此本文試圖從作品出發,以李可染受到齊白石影響后作品的風格變化為坐標,來比較兩者水墨人物畫創作的異同,進而揭開兩位大師人物畫成就被“遮蔽”的一角。

 

李可染 鐘馗 紙本設色

李可染 鐘馗 紙本設色

 

  縱111.7厘米 橫106.7厘米 1935年

  李可染水墨人物畫發展簡述

  關于齊白石人物畫的內容,筆者在《心畫我像——北京畫院藏齊白石人物畫初議》一文中已有詳述,此處就不再重復了。要強調的是談及李可染的人物畫發展脈絡比齊白石就復雜得多了。齊白石的藝術歷程是單線條的,每一個因即達成一個果。而李可染的人生則整體處于20世紀最為紛繁的時代變遷之中,他所面臨最多的是人生與藝術的選擇題??傮w說來,李可染藝術的前期大致可分為同時發展并行的兩條線索:一條是西畫的線索,一條是水墨的線索。西畫的線索為李可染1929年入西湖國立藝術院,后加入“一八藝社”、入抗戰時期的“三廳”畫了大量的抗日宣傳畫,1946年到北平藝專教書,1950年在中央美術學院(微博)教水彩課。此脈因不是本文研究的重點,就不多贅述了。水墨人物畫的線索是本文的核心,大體可分為三個時期,拜師齊白石之前應視為博采眾長的探索期;拜師齊白石之后,視為明確道路后的發展期;經過解放后的歷次運動,尤其是“文革”之后應被視為理念清晰的成熟期。

  李可染的水墨人物創作始于20世紀30年代初,從現存最早刊于1931年《藝風》中的《關云長》,可以明顯地看到林風眠的痕跡。1935年,他到北京參觀了故宮博物院,頗有感觸,開始從畫風上直追梁楷古意灑脫的風格。1937年,作品《鐘馗》入選當時的“第二屆全國美術展覽會”,受到一致好評,應被視為李可染成名的濫觴之作。陸丹文曾撰文贊曰:“這一張畫,筆勢縱恣,把神話中的鐘馗進士的神態,充分表露出來,和梁楷、張大風畫風,異曲同工。”這件長寬皆超過1米、近似方構圖的作品,只畫了側身張目的半身鐘馗,構圖飽滿,形象驚異,尤其是右手兩指的待出之狀有如神來之筆,整個畫面一氣呵成,速度間,生動不失造型的準確,落款“可染寫”三字與畫作一樣帥氣,從畫面可以看出李可染當年倜儻青年的狀態。1943年,李可染應邀任重慶國立美術??茖W校中國畫講師,此時他剛好和傅抱石、張大千等藝術家同在四川,在現存的《松林清話》《執扇仕女》《玉蜻蜓》作品中,可以看到其用線更似高古游絲、纏綿而出,提款雖依舊率真,但作品明顯比《鐘馗》要趨向文雅之氣。尤其在《執扇仕女》朦朧的眼神中多少可看到傅抱石的影子。1944年,李可染在重慶舉行了個展,這次展覽對于李可染具有標志性意義。老舍給予熱評,幾乎給了他定性的評價:“論畫人物,可染兄的作品恐怕要算國內最偉大的一位了”,他不僅對李可染的用線、落墨的主賓控制進行了評述,更強調出“中國畫中人物的臉永遠是死的,像一塊有眉有眼的木板??扇拘謪s聰明地把西洋漫畫中的人物表情法搬運到中國畫里來,于是他的人物就會活了”。

 

李可染 執扇仕女 紙本設色

李可染 執扇仕女 紙本設色

 

  縱52厘米 橫30厘米 1943年


標簽揭開 李可染 齊白石 大師 人物畫 成就

版權聲明: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僅作為參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果網站中圖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處理!


上一篇:羅中立經典油畫《父親》賞析

下一篇:馬遠的局部之美,清妙淡遠,詩意盎然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