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中立經典油畫《父親》賞析

 中國山水畫欣賞     |      佚名

  羅中立以濃厚的油彩,精微而細膩的筆觸,塑造了一幅感情真摯、純樸憨厚的父親畫面,雖沒有華麗色彩,也沒有宏大場景,但依然刻畫得嚴謹樸實、細膩豐澤,被業內評價為“以紀念碑式的宏偉構圖,飽含深情地刻畫出中國農民的典型形象,深深地打動了無數中國人的心。”

 

 

油畫名稱:《父親

作者:羅中立

材質:畫布 油彩

規格:215×150cm

創作年代:1980年

  羅中立,1948年出生于重慶郊區,1968年從四川美院附中畢業后主動到大巴山農村生活10年。1980年,尚在四川美院學畫的羅中立以一幅超級寫實主義作品《父親》而一舉成名,該作品以紀念碑式的宏偉構圖,飽含深情地刻畫出了中國農民的典型形象,深深的打動了無數中國心。

  1975年的除夕夜,羅中立在他家附近的廁所旁邊,看到一位從早到晚一直叼著旱煙,麻木、呆滯守糞的中年農民。羅中立回憶當時:“一雙牛羊般的眼睛卻死死地盯著糞池。這時,我心里一陣猛烈的震動,同情、憐憫、感慨……一起狂亂地向我襲來,我要為他們喊叫!”后來,他畫了守糞的農民,之后又畫了一個當巴山老赤衛隊員的農民,最后才畫成現在這幅《我的父親》,開始畫的名字是“粒粒皆辛苦”,后改成《我的父親》(又名《父親》)。

  作為《父親》的“伯樂”,栗憲庭回憶說:“發現《父親》其實很偶然。1980年,羅中立創作完油畫《父親》時還是四川美術學院的學生,當時這幅作品參加四川省青年美展,《美術》雜志社領導去參加了,帶回來一些照片。我是《美術》雜志的責任編輯,有發稿權,在辦公室看見《父親》照片時,我跟羅中立并沒有交往,之前只是刊發了他的女知青圖等作品。但《父親》讓我特別震動,畫的尺寸是用畫偉人的規格,畫里的農民父親形象強調了真實的面貌,充滿了人性關懷。雖然當時他還是個學生,我還是在1981年第1期《美術》雜志封面上選用了。”栗憲庭當時也是頂著壓力刊發《父親》的,但讓他欣慰的是,《父親》得到了中國青年美展很多評委的認同,隨后《父親》被評了一等獎。

  當然,在那個年代,這幅畫不可避免要受到非議。有些批評家說,《父親》“污蔑了中國農民的形象”,“沒有反映解放后中國農民的新變化”。于是,油畫《父親》在最后定稿時,就有了一處細節的修改。這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在父親的左耳上,夾了一支圓珠筆。據說,這樣就體現了解放后的農民已經是有文化的農民了。把一切藝術品都貼上政治標簽,是“文革”期間最為流行的藝術思想。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這種有害的思想流毒還遠未肅清,對油畫《父親》的影響也不能幸免,圓珠筆這個小小細節是那個時代抹不去的標記。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個細節深刻地詮釋了油畫《父親》本身產生的歷史,成了《父親》的胎記。它深刻的思想內涵和外延意義比用文字來解釋要好得多。

  2005年,已是四川美院院長的羅中立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曾經表示,要重畫《父親》。他說,“當時《父親》的社會性更勝過藝術性。如果在20年之后的今天,讓我再畫《父親》,我會更多的從繪畫、藝術本身來構思,不會還是社會屬性很多的那種東西”。

  油畫《父親》所承載的東西是不可能重寫重畫的?!陡赣H》一旦誕生了,它就屬于歷史了。我贊同當年大膽推薦《父親》的資深藝術批評家栗憲庭的觀點,“重畫《父親》沒有意義,即使是畫一個當代農民父親形象也無法超越當年的《父親》”。我想,甚至連那個不倫不類的圓珠筆都不能修改。它可能是敗筆,是政治符號。但它佐證了“文革”后,中國藝術在思想解放的道路上走得如此艱辛;它讓我們今人反省,不要走回頭路,不要重演歷史的笑劇。

 

    標簽賞析 油畫 父親 羅中立 經典

    版權聲明: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僅作為參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果網站中圖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處理!


    上一篇:馬遠《十二水圖》賞析

    下一篇:揭開李可染與齊白石兩位大師人物畫成就被遮蔽一角|李可染|齊白石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