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薇圖》《聽琴圖》等精品亮相故宮博物院藏歷代人物畫特展(第二期)

 中國人物畫欣賞     |      佚名

中新網北京9月1日電 (記者 應妮)“林下風雅——故宮博物院藏歷代人物畫特展(第二期)”于9月1日至10月31日在故宮博物院文華殿書畫館展出,展期兩個月。

人物畫是描寫人物形象與活動的傳統中國畫畫科之一,因其勸誡教化的社會功能和對現實生活的再現,受到人們的重視。大量優秀作品流傳至今,是了解和探究古人思想情趣、生活狀態的重要史料。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推動人物畫研究,故宮博物院從今年起舉辦4期“故宮博物院藏歷代人物畫特展”系列展覽。此次“林下風雅——故宮博物院藏歷代人物畫特展(第二期)”從院藏人物畫中,選取76件兼具藝術性和歷史價值的珍貴畫作予以展示。

“林下風雅”指的是幽居林泉的高士及其軼事、雅趣。通常,畫史上將描繪這類題材的作品歸為人物故事畫,亦統稱為“高士圖”。

中國傳統文化中,文人士大夫心懷家國,銳意仕進之余,往往也在不得意時崇尚隱逸思想,退居林壑。早在魏晉時期,士族出身的文人以逍遙放達的人生觀,嘯傲山林,詩酒流連,遂有“竹林七賢”之倜儻,“淵明歸去”之高蹈,“蘭亭修禊”之風流,成為表現隱逸思想的人物故事畫之濫觴。這類作品,充分展現了畫家豐富的藝術想象力,作為傳統繪畫的經典“母題”,至今沿襲不絕。

兩宋以降,文人畫興起并成為畫壇主流。人物畫在勸誡教化、闡揚宗教的功能之外,畫家通過描繪文學作品里的高賢故事,或記錄現實生活中文人的生活場景,以突出他們淡泊名利的高尚情操,雋永精致的生活品味。同時,也寄托了作者仰慕先賢,向往自由的情愫。元代之后,由于山水畫走向成熟與繁榮及其審美取向的影響,這類作品在注重表現人物精神氣質之余,更強調山水、園林背景的描繪與烘托,人物畫與山水畫的結合更為緊密,并逐漸蛻變為山水的點綴與附庸。專門的人物故事畫則既有承續兩宋嚴整精麗畫風之作,亦多筆意秀雅、格調閑適之作,成為人們寄興、投贈、賞玩的重要載體。

評價與欣賞人物畫,不僅要關注其作者的表現技巧、藝術水準,更要發掘其背后的歷史文化內涵。通過展覽,不但能藉由繪畫作品起到深入了解和弘揚傳統文化的作用,更有利于增強民族自信心與凝聚力。故宮博物院希望始終堅持在對院藏文物保護為主的基礎上,守正之余不斷力求創新,深度挖掘文物蘊藏的文化內涵和人文精神,以各種形式的展覽為媒介,講好中國故事,吸引更多的民眾熱愛傳統文化,弘揚家國情懷,體悟藝術之美。

同時,配合“故宮博物院藏歷代人物畫特展”第一期、第二期的展出,故宮出版社出版《廟堂儀范》《林下風雅》兩冊隨展圖錄,按照原展內容編排入集作品,全面展現展覽風貌。其中,《廟堂儀范》收錄畫作47件,包括顧愷之(傳)《列女圖》卷、宋人《女孝經圖》卷、戴進《三顧茅廬圖》軸、劉俊《雪夜訪普圖》軸、仇英《臨蕭照中興瑞應圖》卷、明宣德皇帝朱瞻基《武侯高臥圖》卷、清人《弘歷朝服像》軸等,還有因展覽場地所限未能全部展示的人物畫作品,如清人《平定伊犁回部戰圖》冊全冊?!读窒嘛L雅》收錄畫作54件,包括周文矩《琉璃堂人物圖》卷(舊題韓滉《文苑圖》卷)、趙佶(傳)《聽琴圖》卷、李唐《采薇圖》卷、王振鵬《伯牙鼓琴圖》卷、文徵明《蘭亭修禊圖并書蘭亭序》卷等。兩冊圖錄還收錄有故宮專家論文《從故宮藏品看古代人物故事畫的發展歷程》《中國古代“高士圖”及其衍變》,既適合作為普及讀本閱讀欣賞,又為專業人士研究學習提供了參考資料。

值得一提的是,該展不單獨售票。根據當前疫情防控形勢,按照預約、限流、錯峰原則,展覽實行預約入場,提前10天開始預約,全天分上午場和下午場(上午2000人,下午1000人),額滿為止。觀眾可通過故宮博物院網絡售票網站和微信號“故宮博物院觀眾服務”,使用第二代身份證或護照信息實名預約。入院參觀需驗健康碼、測體溫、刷預留身份證件(檢票時須本人持與預約時預留證件號碼相符的身份證件)。

重點展品推介

南宋 李唐 《采薇圖》卷 故宮博物院供圖

絹本設色

  畫“首陽高隱”故事。事見《呂氏春秋·誠廉》《史記·伯夷列傳》等。伯夷、叔齊在周武王伐紂滅商后,留戀故國,恥食周祿,避居首陽山(今山西永濟縣境)采薇充饑,最終餓死。此故事流傳千古,成為中國文人忠貞守節和隱逸精神的象征。

  圖中描繪二人在林泉間席地對語,旁置籃筐、鋤頭。他們粗服草履,面容清癯卻目光堅毅。人物面部形象生動,線條柔和,設色清淡,衣紋則簡勁頓挫,靈動概括。樹石則用筆粗率蒼勁,墨汁淋漓,風格雄健剛硬,襯托出人物桀驁不屈的個性,堪稱南宋初年人物畫杰作。圖上石壁間作者自署:“河陽李唐畫伯夷叔齊”。引首明李擢公書“首陽高隱”,幅后有元宋杞,明俞允文、項元汴,清永瑆、林則徐等九家題跋。

  李唐,生卒不詳。字晞古,河陽(今河南孟縣)人。原為宣和時期畫院畫家,北宋亡后流落至杭州,年已近八十。建炎年間(1127—1130)被薦入畫院為待詔,頗受南宋高宗賞識,賜金帶。李唐擅畫山水,為“南宋四大家”之一。其人物故實畫的取材多與兩宋之際的政治形勢相關并含有一定的諷喻、箴規意味。在技法上初師李公麟,線描柔中帶剛,晚年趨于峭勁方硬。

明 戴進 《商山四皓圖》軸 故宮博物院供圖

絹本設色

典出《漢書》及《史記》。秦末的東園公、甪(音路)里先生、綺里季、夏黃公皆八十有余,須眉皓白,人稱“四皓”。他們為避秦暴政,隱居商山(今陜西商縣東南)。漢高祖曾征召他們入朝,但皆不應命。后受高祖太子禮請,入朝佐助太子保全其位。畫家常以此題表現那些年高隱逸而能俟時而動者。

此圖無作者款印。畫邃谷間霧靄蒸騰,長松掩映,林間隙地上三老奕棋為樂,泉邊一老攜童采藥歸來。作者師法馬遠“大斧劈皴”,以縱放雄渾的筆墨,為四皓營造了一個山水清幽、世外仙境般的居所,襯托出他們去危安命,深隱自適的品行。人物衣紋作“釘頭鼠尾描”,雖學南宋“馬、夏”,相較于山水背景,用筆細致穩健,但在人物開臉、形神的刻畫方面趨于粗放率意而無宋人的精整工麗,無論筆墨或賦彩上都已是典型的明中期面貌。

戴進(1388—1462),字文進,又字文節,號靜庵,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早年為金銀首飾匠,后專工書畫,賣畫為生。宣德間曾被薦為畫院待詔,因遭妒被排擠出宮。進而轉益多師,自創一格,為“浙派”畫風開派大家。擅長山水,兼及花卉、人物。人物畫與其山水畫一樣師法南宋“院體”風格,早年工致嚴謹,晚期勁健豪放。

清 石濤 《人物故事圖》卷(局部) 故宮博物院供圖

  紙本墨筆

  石戶農故事典出《莊子·讓王》、皇甫謐《高士傳》。舜帝欲讓位給石戶地方的一位農人,后者認為舜的德行不夠至大至善,故而不應。為躲避世俗紛擾,攜妻帶子避居海外,終身不返。故事體現了石戶農注重道德修養,堅決退隱的精神。

  披裘翁故事見皇甫謐《高士傳》。春秋吳國公子季札(前577—前485)在出游途中見道有遺金,對路旁正在揮鐮砍柴的披裘公說:你何不把這金子拿走?披裘公斥責道:你身居高位就鄙視別人,五月披裘伐薪豈是見到金子就據為己有者?季札大驚,求問姓名,披裘公婉拒之。故事體現了隱士貧賤不移,威武不屈的傲兀個性。

  本幅逐段抄錄《高士傳》文字并描繪主題人物。其構思奇特,布景幽邈,人物面相奇崛古樸,線描秀逸靈動,在一片洇潤濃重的巖窟、樹石背景中愈顯超凡脫俗的精神氣質。從本幅第一段作者自題“甲辰客廬山之開先寺,寫于白龍石上”可知,此卷乃石濤于康熙三年(1664)23歲時在江西廬山所作。圖中人物皆以細筆白描勾寫,人物形貌高古,特別強調對五官形神的刻畫,力求突出隱士們沖淡孤高的個性。從造型能力和筆墨技法可以看出,石濤于人物畫下過苦功,青年時已造詣不凡。

  石濤(1642—1708)原名朱若極,靖江王朱亨嘉子。家破后浪跡四方,剃度為僧,法名原濟,字石濤,號大滌子、苦瓜和尚等。乃詩文書畫的天才,少年成名,自詡為詩書畫“三絕”與李白、鐘繇、文同比肩。繪畫題材廣泛,以水墨寫意山水、人物、花卉竹石見長。為“清初四僧”之一,對“揚州畫派”及近現代畫壇影響深遠。

五代 周文矩 《琉璃堂人物圖》卷 故宮博物院供圖

絹本設色

畫“琉璃堂”雅集故事。事見南宋劉克莊《后村詩話新集》及南宋韓淲《錄王昌齡詩》等對“琉璃堂”詩會的記述。即唐代開元(713—741)時期,詩人王昌齡在擔任江寧(今屬江蘇南京)縣丞時,筑造琉璃堂,邀請岑參兄弟,劉窅(音咬)虛等文人賦詩會文的雅集。

人物形象清雋生動,氣質高貴,情態逼真。畫面布景簡練,只以疎秀的松石、蒲草襯托文士們高潔的品格。畫家以獨特的“戰筆描”勾寫人物衣紋,筆法精勁流利,賦色輕淡,格調沖雅,堪稱五代人物畫之佳作。

本幅無作者款印。原為《石渠寶笈》初編著錄《歷代名繪》集冊中一開。因本幅左上角宋徽宗題“韓滉文苑圖”五字,一直被傳為唐韓滉所作。經專家比照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所藏傳為周文矩《琉璃堂人物圖》之后代摹本進行考證,確認故宮博物院此圖為周氏《琉璃堂人物圖》真跡殘本。

周文矩,生卒不詳,活躍于南唐時期(937—975)。建康句容(今江蘇句容)人。后主李煜時期為翰林待詔。擅畫,各科皆能,尤精于人物、仕女,善于描繪繁華富麗的貴族生活場景,并注重對不同身份人物形體、神態的刻畫。周文矩雖承接晚唐周昉而能自出新意,衣紋用筆瘦挺、顫掣,創“戰筆描”法是其藝術的典型特色。

北宋 趙佶(傳) 《聽琴圖》軸 故宮博物院供圖

絹本設色

  宋朝第八代皇帝徽宗趙佶(1082—1135)是才藝全面的藝術家,詞賦、書畫、聲歌、吹彈諸藝無不精擅。作品描繪他與臣工蔡京等調琴賞樂的情景,較為寫實地反映了彼時宮廷生活。

  此圖舊傳為徽宗作,實為其御題畫院畫家作品。本幅有御題“瘦金體”書“聽琴圖”三字及押“天下一人”并鈐“御書”印。圖中布景清幽安和,蒼松垂蘿下,竹影婆娑,香煙裊裊,正中道裝微髭,端坐撫琴者即自稱“道君皇帝”的趙佶,二位臣子各著綠、緋色長袍侍坐聆聽。人物形象端莊,情態刻畫精雅入微,神采若生。線條以“鐵線描”為主,多彩筆復勾,細膩勻整,設色精妍沉穩而富于對比和互襯等變化,代表了北宋末年工筆重彩人物畫高超的藝術水平。幅上有當時權臣蔡京題七絕:“吟徵調商灶下桐,松間疑有入松風。仰窺低審含情客,似聽無弦一弄中。”詮釋了此圖所蘊含的君臣相知,上下和諧的畫外之意。

  趙佶在位(1100—1126)時親自主導和參與宮廷畫院創作,重視寫生,強調畫理,使畫院創作達到了鼎盛。傳世公認其親筆作品的均為水墨花鳥畫,而舊傳其所作《文會圖》《摹張萱搗練圖》《摹張萱虢國夫人游春圖》等均為畫院中人手筆。

元 王振鵬 《伯牙鼓琴圖》卷 故宮博物院供圖

絹本設色

  事見《荀子·勸學》及《呂氏春秋·本味》。春秋時期的伯牙擅長鼓琴,技藝高超。鐘子期從中聽出“巍巍乎若太山、湯湯乎若流水”之寓意,伯牙引為知音。子期死后,伯牙傷心毀琴,認為世間再無知音,從此不再操琴。伯牙鼓琴或高山流水成為歷代畫家表現知音相契、相惜的畫題。

  此圖用白描畫法,寫伯牙、子期對坐石上,另童子三人,手捧書籍等物侍立。伯牙長髯秀目,袒胸赤膊,專注彈琴,子期翹足側坐,雙手交叉在膝頭,屏氣凝神。畫面構思簡潔巧妙,除一幾一爐外無任何裝飾,但更能突出主題。人物形象無論主仆皆清俊儒雅,眉目傳神,服飾頗具唐風古韻。線描剛柔兼濟,如行云流水,婉轉流暢。作者突破了“白描法”單調的程式,在單勾之外間以淡墨渲染,寓清秀于樸拙,使筆墨層次更為豐滿,體現了高妙的藝術水平和文人意趣,是元代人物畫杰作。幅尾有“王振鵬”署款并鈐“賜孤云處士章”。后紙有元馮子振、趙巖等題跋。

  王振鵬,生卒不詳,活躍于元仁宗(1311—1320)時期。字朋梅,號孤云處士。永嘉(今浙江溫州)人。官至漕運千戶。他是元代最著名的界畫家,兼善佛像、人物,師李公麟而能自出機杼,對人物的形象情態把握準確,刻畫生動。


    標簽特展 采薇圖 聽琴圖 故宮博物院藏 歷代人物畫

    版權聲明: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僅作為參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果網站中圖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處理!


    上一篇:打開《清明上河圖》 親歷北宋城市生活現場

    下一篇:宮廷里的 解暑地攤——明佚名《夏季貨郎圖》


      相關推薦